回家:二十五

今天是假期結束回家的日子,搭了十二點的高鐵,到桃園轉搭捷運到機場。飛機提早幾分鐘起飛,但由於位於蘇俄的 Kambalny 火山幾天前爆發,飛機多繞了一個小時才到加拿大的溫哥華機場。溫哥華機場的人潮雖多,出關倒是滿順利的。入美國時也沒有什麼麻煩。傍晚六點前順利的回到家。

這次的旅館讓孩子見見祖父母,親戚們,了解父親成長的地方,體驗文化的衝擊,隨處可見的觀光工廠讓不適應炎熱天氣的我們有地方可以避暑。台灣最大的改變是隨處可見的哺乳室,和給行動不便的人無障礙的空間。捷運讓旅程更快速和方便,只是路上的車輛比記憶中還要多,在台灣的三週內就看到四,五起的車禍。車禍裡,摩托車的駕駛都毫無生命的躺在路上。

上次回臺灣是 2001 年的事,翻翻照片竟沒有任何的記錄。二十歲前出國後,總共也只回去三次。第一次回去時還是學生,待了約一個多月。後兩次已經開始工作,都沒有超過兩個星期。家鄉是個似曾相識的地方,熟悉的道路卻又不是記憶那樣子,熟悉的一景一物,卻又是那麼的陌生。

上一次見到父母親是 2010 年的事。這次回去父母親蒼老許多,親戚們也是變化很大,更有一些從沒有見過面的晚輩。父母親的身影,讓我一直想著當初出國的決定,和現在如何是否能花更多時間陪伴父母。

“夫樹欲靜而風不停,子欲養而親不待,往而不來者,年也;不可再見者,親也。”


回家:二十四

在台灣的最後一天去了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。這是個高水準的科學館,只是很多故障的設置修復無法趕上被小朋友玩壞的速度,是美中不足之事。

晚上去巨蛋漢神吃晚餐,回家前又買了珍珠奶茶和一堆鹹酥雞。


回家:二十三

整裡行李做回家的準備,下午去看看孩子祖母小時候她父親工作和她成長的橋頭糖廠,和騎四人的腳踏車。我的外祖父曾在日本和後來的中華民國期間在橋頭糖廠工作過;日本時代他就讀臺北州立臺北工業學校(現臺北科技大學)。母親敘述著小時候我的外祖母帶著她躲美軍的空襲。

中華民國空軍和雷虎小組今天在岡山上空密集的訓練,轟隆的引擎聲小時候懷念的記憶,就像現在住在 Paine Field 旁聽著飛機的引擎聲一樣。


回家:二十二

今天傍晚必須要還車,因此又去了太太,孩子,父母還沒有去過的台灣滷味博物館,之後是黑糖家觀光工廠,興達港魚場,和永安的魚溫。去了父親出生和成長的老房子,見到第一位我這一輩已經七十歲的大姐。我祖父的家族以前在永安是開雜貨店和碾米廠的。傍晚又被家族的人請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