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可怕,再也不敢了

下午回家的路上,肚子實在是有點餓。高速公路上擁擠的車潮,雙層公車上層零零落落的乘客。公車上是禁止飲食的,坐在最後面的我想想應該不會打擾到其他人吧?

拿出橘子和紙巾偷偷的吃了起來。

吃完一個橘子,想想不如就把另一個也吃了吧。於是又剝了另一個橘子吃。

公車到站,從上層移到下層想說等一會兒容易快點下車。

到了下層坐定,只見公車司機站在公車外,盯著每一個下車的乘客。

很快的公車司機走進車內,用很生氣的語調問剩下的旅客,是否有聞到橘子的味道。原本想誠實的我見到怒氣沖沖公車司機的臉,嚇得只能附和著說我也有聞到橘子味。

不放棄的她想尋查味道的來源,眼見就要到我坐的位置,想到背包內的橘子汁,趕緊拿出來,問著會不會是我橘子汁的味道?公車司機很確定的說,不是橘子汁的味道,是有人剝橘子,跟著就往上層公車走去。

聽見她的大嗓門問著上層的乘客,沒有結果的似乎走了一輪又走了下來。

一邊嘀咕著到底是誰剝橘子,終於放棄的回到駕駛座,繼續我們的路程。

剩下的路程只能靜靜的壓著口袋內紙巾包著的橘子皮,希望不要有太多的味道冒出。

到了站下車,回想著公車司機生氣的臉,想想二十幾年的通勤日子,各種奇異的經驗,好可怕,從來沒有在公車上這麼害怕過。

再也不敢在公車上吃東西了。

今日一角

昨晚的雨一直下到今天早上還沒有停,從 Lynnwood 到 Seattle 整整需要 100 分鐘,當然公車也誤點了三十分鐘。到了西雅圖,已經錯過公司提供的接駁車,只能搭公車。

往公車站的路上,在我面前的一位先生突然在人孔上滑了個四腳朝天。趕緊問他是否一切還好,他回答一切沒有問題。他站起來的同時,只見他手上的咖啡安好的放在地上。漂亮的滑倒,咖啡杯安全著地。

等公車時,有位先生一直在那裡自言自語的罵粗話,也沒有人理他。公車來時,他一邊罵粗話一邊走向公車。公車上有位老先生推著助行器吃力的下車,這位先生二話不說,彎下腰幫老先生把助行器搬下車。


討厭的感覺

舒適的氣溫,藍得不能再藍的藍天,沒有一朵雲彩;溫暖的陽光,懶洋洋的散落在高速公路上停車場似的車陣裡。公車上,剛從打盹中醒來,覺得這不真實的一切。

很討厭西雅圖這種天氣,下沉的心情,虛無縹緲的人生,難過得無法自處。紮實的坐在公車上的我,感覺上有卻是飄然的虛幻。我真的在這裡嗎?

老板也。。。

今天得知老板也被解雇了,還覺得滿難過的,尤其他在這公司十幾年了。

不過想想早點走也好,至少不用像我一樣等著被解雇。看看組裡剩下的人數,手指頭就可以算完,希望下一次可以輪到我。

放輕鬆點

昨天下午回家的路上,看到路邊有一個人試著把警告標示架上。

似乎是太重了,一個重心不穩再加上沒有帶手套,標示牌的木頭似乎刺到了他。他生氣的高高舉起標示牌,用力的把它丟一邊。

他示意我先過去,需要幫忙他嗎?

看了一下他的車子,是一間公司車子,不是市政府的雇員,不知道他其他的工作伙伴在哪裡?

從後視鏡裡,他這一次輕鬆的就把標示牌豎立起來。